免费服务热线:

400-639-9936

×

田园综合体的四个正确开启模式

田园综合体相关研究  前瞻产业研究院

田园综合体

自从田园综合体这个词进入国家高层文件以来,田园综合体的建设浪潮正在席卷大江南北。田园综合体不仅成为了文旅资本的宠儿,也成为了中产阶级安放乡愁的载体。

在本质上,田园综合体是在超级交通背景下乡村社区发展起来的新范式,是旧乡民、新乡民、新乡贤共同营造的现代田园理想。

田园综合体以可持续、大体量的资金介入为基础,重构了乡村生产的业态结构、人力结构、成本结构和收益结构,激活了乡村社会规划、开发、运营的综合效益。

田园综合体还原了农业的本质,还原了农业的生态循环之美、文化创意之美、休闲体验之美、产业反哺之美,在此基础上,田园综合体开启了以乡村经济发展为基础的文旅开发新模式。

田园综合体开启的农业变现新模式

田园综合体是一种基于田园核心吸引物而构建起来的不同供应链的流量共享模式和价值相乘模式。

田园综合体的不同区域有不同的盈利方式,田园风光免费导流区不收费、体验产品二次消费区主要依托文旅供应链盈利、农事活动作业体验区主要依托农业供应链盈利、田园地产增值区主要依托地产供应链盈利、社区配套商业消费区主要依托配套金融、医疗、健康、教育、商业供应链盈利。

田园综合体实现了田园的三次变现,第一次变现是依托自然之力和科技之力实现田园农产品变现;第二次变现是依托自然之力和创意之力实现田园文化产品和田园旅游产品变现,这一次变现不仅赚了钱,还形成了一个田园社群;第三次变现是依托田园社群建立起来的延伸产业变现。

案例:以美国Fresno农业旅游区为例,这里的规划设计采取了“综合服务镇+农业特色镇+主题游线”的立体架构,农业特色镇和主题游线主要是实现第一次变现和第二次变现,综合服务镇则实现了第二次变现和第三次变现。

田园综合体开启的产业集群新模式

田园综合体的内核是乡土经济逻辑,而不是粗放式城市化经济逻辑。粗放式城市化经济逻辑追求的产业之间的无底线利益,集约式城市化逻辑追求的是“工业集群+休闲产业集群”的利益最大化,乡土经济逻辑追求的是“农业集群+休闲产业集群”的利益最大化。所以,田园综合体更加符合中国农耕社会的文化环境和地理环境。对于中国城市化进程来说,田园综合体树立了逆城市化的成功范式。

在很多农业生产为主的地区,由于缺乏产业链条的延伸,农业往往不能给农民带来最大利益,甚至有些地方的农业赚不到钱。田园综合体的出现,能够让农业获得价值延伸,能够增加农民的收入,能够降低农村产业的风险。还能够形成农村的乡绅阶层。新乡绅阶层具有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技术能力,为农村转型提供智力支持。

田园

案例:以成都市都江堰市国家农业综合开发田园综合体为例,该项目将通过田园综合体建设,形成“农业集群+休闲产业集群”的格局,实现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农业集群主要有猕猴桃、水稻、蔬菜、油菜和规模化玫瑰种植。农业加工集群主要有猕猴桃商品化处理、气调保鲜、加工产业等。休闲产业集群主要有 “拾光山丘”“玫瑰花溪谷”“小南海”等“农业+”特色项目。

田园综合体开启的乡贤文化新模式

田园综合体寄托着城里人的乡土田园梦,却也寄托着乡村人的城市化梦想,一群人想要回归田园,另一群人却想要赚更多钱走向城市。尤其是在很多落后贫困地区搞田园综合体,会深刻感受到当地政府和当地居民在思想意识上的局限性,一群怀着田园梦的运营者、游客和新居民,如何与另一群怀着城市梦的旧居民、行政管理者进行商务沟通和利益协调?这当中需要很多现实的沟通技巧,也需要一个价值观上的相互妥协和磨合。最终才能形成一个可持续的共赢发展模式。

田园综合体的建设中,还面临着一个文化重塑的过程,任何一个田园综合体的开发商,所面对的风景是田园风景,但是所面对的当地居民可能是被异化的中间人(失去了乡民原本的淳朴,失去了民俗文化的传承,在移动媒介的改造下,变成了中间人,既不是纯粹的乡下人,也不是纯粹的城里人)。如何让中间人重拾自己的民俗文化传承?如何让中间人重新找回田园心性?这是田园综合体能够具备灵魂的关键。

未来,中产阶级的新田园文化和农民的旧田园文化之间需要找到一种平衡机制。这种平衡机制的建立不依赖于管理运营者,也不依赖于任何商业模式,而是依赖于一种自由和谐的文化开放机制。未来,基于田园综合体,一定会生成一种全新的乡贤文化形态。

案例:还是以成都市都江堰市国家农业综合开发田园综合体为例,该项目在开发过程中,坚持把产业发展和农民增收结合起来,不能让农民增收的项目就坚决不做。在玫瑰花溪谷项目中,坚持把农民都招聘为员工,并且公司为农民的收入进行保底。这些做法都确保了原著居民与开发者之间的和谐相处,同时也为进一步的文化认同打下了基础。

田园综合体开启的城乡融合发展新模式

从宏观视角来看,全中国的田园综合体如果都建设运营到了成熟阶段之后,那么,将形成一个田园综合体的巨大经济网、地理网、智能网和文化网,每一个田园综合体都是一个节点,一个个节点联系起来,就是一个区域性的田园综合体集群,区域田园综合体集群与区域城市群连接起来,就形成了区域性的城乡竞争力。区域性的竞争力再叠加起来,就是整个国家的竞争力。

在这个意义上,许多点状的田园综合体构建起来的巨大经济网、地理网、智能网和文化网是可以改变一个国家命运的。而且,区域田园综合体集群和区域城市群代表着两种不同的产业集群模式和文化集群模式,两种模式之间可以形成一种平衡,有利于整个宏观经济的内部协调。

当然,虽然田园综合体形成了新的发展模式,但是,在搞田园综合体建设的时候,还要具体进行小模式的创新,不能照搬模式。任何一种模式都是提供一个坐标,而在坐标之内,还需要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具体定位。尤其是在田园综合体建成之后,还需要根据运营情况进行更多微小的创新,才能让田园综合体获得可持续发展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