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发展现代化都市圈?有哪些现实意义?

2020-04-15 12:00:59 产业地产规划

都市圈

图片来源于摄图网

为加快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2019年发布《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明确了“都市圈同城化取得明显进展”的2022年近期目标和“形成若干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都市圈”的2035年长期目标,工作重点汇总如下:

——产业协同

强化城市间产业分工协作,以推动都市圈内各城市间专业化分工协作为导向,推动中心城市产业高端化发展,夯实中小城市制造业基础,促进城市功能互补、产业错位布局和特色化发展。

——基建共通

推进基础设施一体化,以增强都市圈基础设施连接性贯通性为重点,加快构建都市圈公路和轨道交通网,提升物流运行效率,统筹市政和信息网络建设,推进都市圈基础设施一体化。同时加快建设统一开放市场,以打破地域分割和行业垄断、清除市场壁垒为重点,推动人力资源、技术市场、金融服务一体化,统一市场准入标准,加快建设统一开放市场。

——服务共享

推进公共服务共建共享,以都市圈公共服务均衡普惠、整体提升为导向,统筹推进基本公共服务、社会保障、社会治理一体化发展,推动政务服务联通互认,持续提高公共服务共建共享水平。

——城乡结合

率先实现城乡融合发展,以促进城乡要素自由流动、平等交换和公共资源合理配置为重点,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搭建联结城乡的功能平台,在都市圈率先实现城乡融合发展。

——生态共治

强化生态环境共保共治,以推动都市圈生态环境协同共治、源头防治为重点,强化绿色生态网络共建和生态环境联防共治,共建美丽都市圈。

我国都市圈建立对区域发展的意义及影响

1、推进我国各区域城镇化进程

都市圈的建立旨在促进圈内各地区之间联动,实现基础建设、生产、交通、服务等方面一体化进程,主要依靠经济相对较为发达的核心城市向周边城市资源共享以带动周边城市共同发展,缩小都市圈内各城市发展差距,从而推动我国各区域城镇化进程。

城市化率(也叫城镇化率)是城市化的度量指标,一般采用人口统计学指标,即城镇人口占总人口(包括农业与非农业)的比重。我国都市圈建立的落实主要从2010年开始,随着我国都市圈逐步形成,2019年我国粤港澳都市圈(成熟型)、成渝都市圈(赶超型)、武汉都市圈(成长型)、南昌都市圈(培育型)城镇化率较2010年均有所提升。其中,南昌都市圈城镇化率增长态势最为明显。(注:由于目前我国多城市2019年人口相关数据暂未公布,此处人口数据以都市圈主要涵盖省份的人口相关数据替代,故结果仅为粗略测算)

图表1:我国部分都市圈2010年与2019年城镇化率对比(单位:%)

我国各区域都市圈的建立对于培育型都市圈整体城镇化进程的推动最具效果。主要有以下三个原因:第一,我国培育型都市圈多由发展相对阻碍较多的城市组成,原有城镇人口比例偏低,因此进步空间较大。第二,与我国成熟型都市圈以及赶超型都市圈不同,我国培育型都市圈发展弱项较为明显,都市圈内多数城市建设相对不发达,城市专属运作模式尚未形成。但也正因如此,培育型都市圈内各城市之间联动磨合期得以缩短,一体化难度降低。此外,培育型都市圈内各城市之间发展较高的不均衡程度也使得圈内各区域受都市圈整体联动发展有利影响最大。第三,现阶段为进一步缩小我国贫富差距,政府大力扶持中西部地区建设,主要由中西部城市组成的培育型都市圈受政策驱动最明显。

2、缩小我国都市圈内城市人口密度差异

长期以来我国都市圈内核心城市人口密度与圈内其他城市均有较大差距。核心城市普遍具有较好的医疗、教育条件。此外,由于多数大型企业更倾向于选择在核心城市建立总部或分支机构,居民工作机会较多,工资水平也相对高,生活保障程度较好。因此,我国各都市圈,尤其是成长型与培育型都市圈的核心城市人口密度普遍与圈内其他城市有较大差距。对于成熟型与赶超型都市圈而言,圈内各城市发展水平位居国家前列,尽管同样也存在发展不均衡的情况但程度较低,各城市人口密度均较高,差异不大。

随着都市圈建立,圈内各区域城镇化提高以及城市之间资源共享,我国成长型与培育型都市圈核心城市人口密度与圈内其他城市差异将缩小。但整体来看,不同类型都市圈之间人口密度差异出现大幅变化的可能性较低。虽然都市圈形成有助于圈内城市群实力的提升,但成长型、培育型都市圈整体发展水平与成熟型、赶超型都市圈差距依然存在。在此差距未缩小之前许多成长型与培育型都市圈内居民前往一线城市定居可能性并不会降低。因此都市圈的建立有助于缩小同一个都市圈(以成长型和培育型为主)内不同区域之间人口密度差异,但不同类型都市圈整体人口密度差异将持续存在。

图表2:我国最新官方城市人口密度排名(第六次人口普查)

3、提高我国综合实力

都市圈建立的目标是通过城市之间优势互补,结合发展以提高城市群整体实力。虽然不同类型都市圈建立后,取得成效的速度以及程度存在差异,但每个都市圈城市群各方面发展与其自身以往相比均会有所提高,我国综合实力的提升有望从中获得有利影响。2010-2019年,我国各省份GDP均有较大增长,国家整体经济实力迅速提升。其中,我国成长型与培育型都市圈涵盖的主要省份,例如西藏、云南、江西、贵州等地区GDP增长率均保持在较高水平。

图表3:我国各省份2010年与2019年GDP变化情况(单位:亿元,%)

4、国区域发展层级现象仍持续存在

我国都市圈的建立势必将促进都市圈内不同城市之间的均衡发展,但不同类型都市圈之间区域发展层级现象短期内得到缓解可能性较低。长期以来,我国北上广深四大超一线城市经济发展水平位居全国前列且与二三线城市之间差距巨大。北上广深早已成为我国商业、贸易、医疗、教育、交通中心。而以这四个超一线城市为核心城市的都市圈发展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短期内,尽管我国成长型与培育型都市圈建设进程在政策帮扶下不断加快,但其与成熟型都市圈长期累积的差距并不会大幅缩短,人才与企业大量前往一线城市聚集的趋势依旧。

2010年我国粤港澳都市圈(成熟型)、成渝都市圈(赶超型)、武汉都市圈(成长型)、南昌都市圈(培育型)核心城市GDP情况存在较大差异,而在我国都市圈环境基本成型的2019年差距依然存在且没有大幅缩减的趋势。从GDP增长率来看,武汉都市圈核心城市GDP增长速度最快,符合其成长型都市圈较大潜力发展的特征。

图表4:我国各类型都市圈核心城市2010年与2019年GDP变化情况(单位:亿元,%)

产业地产规划

Copyright © 1998-2020 前瞻产业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  产业咨询电话:400-639-9936 粤ICP备11021828号-2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130734

客服

在线咨询

产业咨询热线: 400-639-9936
在线咨询
400-639-9936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