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服务热线:

400-639-9936

×

2018年我国产业地产十大政策汇总

产业地产规划  前瞻产业研究院

产业地产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为一种将产业运营和地产开发相结合的房地产开发模式,产业地产在促进地方经济发展和产业转型升级等方面显示出了重要作用,越来越受到地方政府和企业的青睐。下面我们就一起来盘点一下,2018年度对中国产业地产行业产生重大而深远影响的十大政策:

【一】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建立

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

(2018年11月18日)

区域协调发展成为全新的国家级重点战略,中央确立了以北京、天津为中心的京津冀城市群、环渤海发展组群,以上海为中心的长三角城市群、长江经济带发展组群,以香港、澳门、广州、深圳为中心的粤港澳大湾区、珠江-西江经济带发展组群,以重庆、成都、武汉、郑州、西安等为中心的成渝、长江中游、中原、关中平原等城市群等,奠定了12个国家中心城市及城市群、都市圈发展格局,以进一步完善市场一体化发展机制,深化区域合作机制,优化区域机制,健全利益补偿机制,克服区域产业同质化、恶性竞争的问题。

改革开放40年来,园区始终作为承载国家历史性战略的核心试验田,这一次同样不遑多让。本次意见中也多次强调了园区在促进区域协调发展中的核心载体地位:“鼓励资源输入地通过共建园区、产业合作、飞地经济等形式支持输出地发展接续产业和替代产业......以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跨省合作园区等为平台,支持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共建产业合作基地和资源深加工基地”。

【二】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海南

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

(2018年4月11日)

三十而立,一锤定音,雄安之后看海南。

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正式成为国家级战略。党中央、国务院将大力支持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稳步推进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分步骤、分阶段建立自由贸易港政策和制度体系。

实事求是的讲,30年来,海南作为特区,尤其是相比深圳,发展得并不如人意,甚至有不少人诟病海南是“最失败的经济特区”。差距是显而易见的,历年的自我迷失、战略摇摆、政府失职、企业投机、房地产行业也都难辞其咎。如今在中央史无前例的压力和决心之下,20多年来一直备受房地产泡沫“青睐”的海南正在刮骨疗毒,坚决地与房地产走向决裂。

在这新一轮发展中,产业园区也被赋予了重要责任。在2018年海南省政府工作报告中,省长沈晓明专门强调“要尽快出台产业园区管理办法,完善生产力布局,并制定产业园区目标考核评价细则,提高园区运营管理能力”。就连海南大地主海航,也开始高调转型产业地产。

【三】

《浙江省人民政府

关于深化“亩均论英雄”改革的指导意见》

(2018年1月26日)

该《意见》明确,到2020年,浙江省所有工业企业和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不含批零住餐、银证保和房地产开发)以及产业集聚区、经济技术开发区(经济开发区)、高新区、小微园区、特色小镇(不含历史经典产业特色小镇)全部纳入“亩产效益”综合评价。

十九大以来,一直强调从“高速发展”向“高质量发展”转型,怎么转型,怎么判断是否高质量,浙江做出了精细化的示范。这份文件对城市经济发展和产业园区领域带来的震撼,堪称一场区域经济发展领域的“红海行动”,其标志性意义如何高度也不为过。

【四】

《中共浙江省委办公厅、

浙江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

加快小微企业园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

(2018年9月3日)

根据《意见》要求,到2022年,整个浙江省要建设提升小微企业园1200个以上,实现星级创建全覆盖,入园集聚小微企业10万家以上(包括入驻各类园区、标准厂房);培育“专精特新”企业5万家以上,实现“小升规”1万家以上,每年新增科技型小微企业6000家以上,形成布局合理、配套齐全、公共服务完善,具有浙江特色、全国领先的小微企业园区化发展模式。

按照《意见》精神,浙江产业园区定位为政企合作的准公共产品,是帮扶小微企业、振兴实体经济的核心载体;把建设小微园的市场主体定位为“重点制造业的服务者”,把小微企业园的开发建设在统计上不纳入房地产,而是归口为工业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进行审批,并要求金融机构把小微园作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内容,将这些园区的开发建设贷款作为重点工业项目或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等进行授信管理,并单列信贷规模。

这是继特色小镇和“亩产论英雄”之后,浙江在产业发展上的又一个重大举措,对其他地区具有极为重要的借鉴意义。

【五】

国家发改委

《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

建设总体方案》

(2018年1月17日)

2018年,改革开放40周年,最响亮的第一声春雷,来自齐鲁大地。1月3日,国务院正式批复《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随后由国家发改委予以发布。由此,山东省不仅拥有了国内第一个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更成为国内第一个独占两个国家级新区(即青岛西海岸新区和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的省份。

随着方案的出炉,在山东大地上,从政府意志到民间资本,从外来资方到本土民营经济体,一场积极推动新旧动能转化的大幕已经拉开。而山东能否借助本轮新旧动能转换战略机遇,打破思想牢笼,大胆改革进取,进而促进山东产业地产行业与市场的崛起,也是一个很大的看点。

【六】

《深圳市工业区块线管理办法》

(2018年8月2日)

政策核心包括:保证工业用地的总量规模,严格控制M0(新型产业用地)的比例,厂房和研发用房不得采用“类住宅化”规划设计,禁止在工业用地上建设住宅、专家楼、商务公寓和大规模商业,加大产权分割面积(厂房不低于1000平米,研发不低于300平米)、提高产业准入与分割转让门槛、全生命周期监管和土地使用权收回等。

《深圳市工业区块线管理办法》的最终发布,意味着几年来深圳政府和企业围绕“工改”的角力后,最终政府“以产业运营为核心,严禁工改房地产化”的决心占据上风,即便其始终面对着汹涌如潮的市场反对声浪。

值得注意的是,深圳在一周内密集出台了三个高压政策:《深圳市工业区块线管理办法》《深圳市土地整备利益统筹项目管理办法》和《深圳市规划国土资源委员会关于贯彻落实市政府房地产调控政策的通知》,以此向外界向外界展示“刮骨疗毒式自我革命”的决心,希望亲手将这场被中央高层痛斥为“资产配置游戏”的乱象划上终止符。

【七】

《东莞市新型产业用地(M0)

管理暂行办法》

(2018年8月11日)

国内第一份明确针对M0的市级政策。在吸取深圳前车之鉴的基础上,旨在进一步规范东莞市新型产业用地管理,建立一套适应新型产业加快发展的管理机制,打造一批“生产、生活、生态”融合发展的新型产业综合体,以高品质空间吸引创新要素加快集聚。

在《深圳市工业区块线管理办法》出台后,深圳的工改梦基本破碎,已经有很多开发商将目光转移到了东莞的工改市场上。东莞M0新政在打开空间的同时,更多内容也都是围绕如何“去房地产化”做文章的,杜绝一切“挂羊头卖狗肉”的擦边球之举。与深圳一样(也是吸取深圳工改乱象的教训),东莞对M0的思路很明确,那就坚决地以产业为灵魂,“以产业运营为核心,严禁房地产化”。

另外,12月19日,内地首份新型产业用地(M0)政策花落郑州高新区,全国各地的产业用地创新开始蔚然成风。

【八】

《东莞市关于稳定工业厂房租赁市场秩序

的指导意见》

(2018年12月4日)

“房租不炒”的严厉打击之下,无路可走的游资纷纷涌入了工业地产领域,一个更加可怕、对实体经济打击更为明显的泡沫正在形成。近年来,珠三角的“投资客”瞄准了“炒厂房”的商机,组团到东莞、惠州大举“扫荡”,让市场乱象丛生,实体企业面对高租金苦不堪言。不夸张的说,“厂房暴涨”,正在毁掉中国实业的竞争力!

因此,本次东莞的工业厂房新政直接针对这类痛点,发布包括提高准入门槛、提高监控能力、提高市场动力以及提高统筹力度等10条内容,旨在减轻企业负担,稳定实体经济,有效打击囤积工业厂房、哄抬物业租金等扰乱正常市场秩序的行为。

“工业空间、工业用地是我市发展的生命线,要切实稳定工业厂房租赁市场秩序。”东莞市的这一声音,值得全国各地政府去反思。

【九】

《广州市产业园区提质增效试点

工作行动方案(2018-2020年)》

(2018年6月20日)

广州的园区新政延承了《广东省降低制造业企业成本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的基本精神,扶持制造业转型升级、扶助中小企业创新发展、增强园区“亩产论英雄”效率体系建立的意图跃然而出。

其中包括:支持“工改新”项目实施;选取产权分割试点,允许工业物业按幢、层等固定界限为基本单元分割转让,将“层”设定为分割的最小单元,即不允许按“套、间”进行分割,抬高炒作工业房地产的门槛,防止因厂房价格上涨损害本地的工业竞争力;引导、鼓励国有企业或优质园区运营机构等成立园区载体建设基金,重点投入到广州市产业园区建设及升级改造,助推产业园区提质增效等。

【十】

成都市委、市政府

《全市产业功能区及园区建设实施方案》

(2018年1月11日)

2018年一开年,1月11日,在成都市委机关小礼堂召开了“成都市产业功能区及园区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暨电子信息产业功能区建设推进会议”。这也是今年成都市委召开的第一次专题工作会议。年初第一次会议,就把“产业园区”作为头等大事和唯一主题进行讨论的,这种情形在全国可并不多见——尤其,这还是一家相当有分量的省会城市!

《方案》的基本思路,就是围绕构建产业生态圈、创新生态链,坚持以产业新城、特色街区和特色小镇为三大主要形态,高起点谋划,高标准制定产业功能区及园区规划,引领全市各产业功能区及园区高质量、品牌化发展。

从成都市这份《全市产业功能区及园区建设实施方案》可以看到,成都市的产业功能区建设的龙头支点就是“新型产业园区”,即成都市委书记范锐平提出的以生态圈理念引领主导产业集群要素聚集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