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渝地区工业调查】四川智能制造转型样本

智能制造相关研究  前瞻产业研究院

尽管中国在全球制造业中已占有较大市场份额,但中国制造的发展水平多介于工业2.0到工业3.0标准之间,大部分产品尚处于低端行列。欲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突围的中国,已将智能制造作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重点方向。

作为国家重要装备制造基地和西部制造业大省,四川省在重型装备、航空航天、信息通信、轨道交通、汽车及零部件等行业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和优势。其装备制造业占全省工业的20%,在发电设备领域,中国新增已投运的14座百万千瓦核电站中,有12座电站的发电机组来自四川制造。

四川省社科院副院长盛毅认为,四川省已步入工业化中期,包括重型装备、航空航天等在内的优势产业为四川对接《中国制造2025》战略提供了重要产业基础。

2015年10月,四川省政府正式印发《中国制造2025四川行动计划》,提出到2020年,显著提升全省制造业重点领域智能化水平,降低试点示范项目运营成本30%,缩短产品生产周期30%,不良品率降低30%等具体要求。

四川省会城市成都市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成都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达到28.3%;今年2月,成都被工信部确立为全国第二批、西部第一批“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

“从2015年开始,四川企业在工信部智能制试点示范项目名单的数量呈递增趋势”,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先进制造技术四川省高校重点实验室主任殷国富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殷国富认为,四川企业的智能制造转型中存在着核心创新能力不足、人才缺乏等通病,具体到每个企业则因各自所处行业、企业规模不同,面临的问题不尽相同。

为此,界面新闻选取了四川中小型制造企业、传统优势领域企业以及在川设立工厂的工业巨头企业为样本,寻找其在智能制造实践中取得的进展及存在的问题。

中小企业转型之困

在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浪潮的席卷下,成都若克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若克科技)总经理何兵与他的企业,也被推到了抉择的十字路口。

若克科技主业围绕石油、高铁、航空零部件制造,年产值仅4000万元。2016年10月,若克科技遇到了北京天宜上佳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宜新材料)寻找战略供应商,并成为后者在中国区高铁刹车片的两大供应商之一。

双方合作开始后,中国铁路总公司要求高铁供应链产品具有可追溯性,天宜新材料则要求若克科技作为其供应商具备智能制造的生产能力。

为了在制造能力上形成竞争优势,承揽更多订单,若克科技管理层开始转变经营思路,做出了上马智能制造项目的决定。按照若克科技的计划,一期投资预算包括600万元的自动化设备,和200万元的信息化投入。

这笔投入让何兵头疼不已。“如果只是增加通用式的加工设备,在企业外部寻找融资相对简单”,何兵说,“智能制造需要的信息化投入很多是‘看不见’的,无法用传统方法进行资产评估,融资公司会考虑成本回收的风险。”

殷国富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技术和资金是中小企业转型智能制造面临的第一道门槛。

就在何兵为寻求资金犯难之际,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旗下子公司航天云网公司,计划在成都建立智能制造示范项目的消息,为若克科技带来了转机。

航天云网为何兵提供了解决方案产品+金融租赁的方案,“采用金融租赁的方式后,若克只需要首付二成,后期按揭款可通过未来的利润偿还”,何兵说。在采购加工设备、自动化和信息化同步实施五个月后,若克科技500平米的厂房里诞生了第一条智能制造生产线。

6月下旬,界面新闻记者走进若克科技位于成都新都区的厂房,第一车间里的传统数控机床,正在工人的操控下生产着用于油田钻探设备的零部件;与之紧邻的第二车间,12台崭新的白色数控机床排成四列,两条传送带悬于机床顶部,在技术人员的操作下,直线桁架机器人抓取待加工零件,经由传送带准确装夹在数控机床的操作台上。

“原先每天需要6个人操作4台设备,现在除了人工码料,其余操作由机械臂自动操作,形成了一条无人操作自动生产线”,何兵介绍说。

若克科技智能制造生产线

“原来人工需要半小时完成的工序,利用自动化设备仅需10分钟,产能提高三倍、人力成本下降80%,自动装配和自动检测生产线,生产合格率提高20%”,何兵说。受益于智能制造车间建设,今年前5个月,若克科技拿到了天宜新材料35%的订单,市场订单增加了1200万元,“天宜新材料还会将下半年50%的订单给若克科技。”

不过,殷国富认为,仅仅在上产线上采用机械臂、传送带、自动检测,这只是自动化生产线并不是智能制造的全部要求。

何兵已计划在2017下半年投入400万元建设第二期项目,并在2018年完成第三期600万元的持续投入,帮助公司真正建成一个现代化、自动化、信息化工厂。

“政府应设立扶持政策,成立专项基金来解决企业的实际困难,金融机构给予相应的贷款支持”,殷国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