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个国外特色小镇案例经验(纯干货)

规划研究  前瞻产业研究院

 近日,住建部已公布第二批特色小镇拟公示名单,特色小镇已成为当下最炙手可热的风口之一。由于尚处起步阶段、运营模式仍无成功经验可循,擅长标准化复制、高周转的房企,在产业要素的开发和导入及运营思维的转变等方面面临巨大挑战,能否真正在特色小镇领域分得一杯羹、能否跳出“房地产化”的传统思路还需划一个问号“?”。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特色小镇的提出源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的发展经验。因此,我们主要以欧美发达国家为基础,筛选了100多个国外知名特色小镇案例,探究特色小镇到底有多大的发展机遇?发展机会在哪里?以及房地产企业应如何跳出传统思路,有效把握机遇?

机遇有多大?

小镇作为国外经济、产业、人口主要载体,也将成为中国新时期经济发展的增长极

图1:发达国家小城镇发展阶段及城市化率

发达国家小城镇发展阶段及城市化率

19世纪60年代,工业化和城镇化的高速发展导致大城市人口过度集聚、拥堵不堪,但乡村出现空心化,为分流大城市人口,发达国家启动小城镇建设。其中,英、美、日三国启动小城镇建设时的城镇化率均达到70%,而韩国起步时间较晚,城镇化率在40%-50%之间,与我国较为接近。截至目前,英美韩日等经济发达体均已经完成了对小城镇的开发培育工作,小城镇已成为这些国家经济、人口和产业的主要发展载体:

图2:美国、德国城市及人口分布统计

美国、德国城市及人口分布统计

首先,小镇聚集了这些发达国家六成以上的人口。其中,美、德等发达国家六成以上的居民都生活在10万人以下的小城镇。根据美国最近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10年美国总人口3.09亿,63.0%的人口居住在5万以下的小城镇;根据2016年德国统计年鉴数据显示,截止2014年底德国总人口8119.75万人,其中80%的人口居住在人口10万以下的小城镇。

其次,国外小城镇已成为当地产业集约化发展的聚集地。如美国金融行业有格林尼治对冲基金小镇和门罗帕克风险投资基金小镇,而硅谷更是库比蒂诺、山景、帕罗奥图、森尼韦尔等高科技产业小城镇的集合;德国高斯海姆小镇的机床制造业、英国Sinfin小镇飞机发动机制造业和西班牙阿尔特索小镇的服装制造业均在国际上具有绝对竞争力。

作为人口及产业的核心载体,小城镇已成为发达国家城乡均衡发展的重要经济活力点。例如,美国高科技小镇集聚的硅谷人口不到美国的1%但GDP占比却高达4%-5%,纳帕谷综合性乡村休闲文旅小镇集群每年接待国内外游客500万人次,仅旅游经济收益就达6亿美元,提供17000多个工作机会,税收达到2.21亿美元;法国格拉斯小镇每年仅香水业就创造6亿欧元财富。

图3:1949-2016年我国城镇率和城镇人口统计

1949-2016年我国城镇率和城镇人口统计

与国外相比,我国自1978年以来,城镇化经历了快速发展阶段和加速发展阶段,2016年达到57.35%,较1978年大幅提升39.45%。与此同时,大城市人口膨胀、交通拥堵、房价飞涨的问题已不利于企业、人才发展,华为、中兴等企业已经选择搬离一线城市,而乡村则面临土地大量流失、宅地废弃、人口大规模转移等诸多问题,高速城市化导致的“大城市病”和“乡村病”日益加剧。在此背景下,发展特色小镇、统筹城乡发展已经成为国内城镇化建设的关键一环。

国家政策层面的直接推动为特色小镇提供了巨大发展契机。《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指出,目前,中国正面临着产业的升级与转移,资本与劳动力在城市间的流动更加频繁,在经历了大城市的不断扩张后,中国城市的发展真正进入到以城市圈为主体的形态的阶段。

2016年2月,国务院颁发《关于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加快培育具有特色优势的小城镇,带动农业现代化和农民就近城镇化,7月《关于做好2016年特色小镇推荐工作的通知》的下发,又将特色小镇建设提升到国家高度,不同层面的政策优势也相应出台,这些均为特色小镇的发展创造了可遇不可求的发展契机。

参照国外发展经验来看,以“产业”为灵魂的特色小镇是解决大中城市发展差距过大、稳步推进城镇化建设的重要途径和有利抓手,作为人口、产业、经济的重要载体,未来的发展机遇无可限量。在足够大、足具诱惑力的蛋糕面前,房企更需要解决的是怎么吃的问题。

特色小镇